今日初春暖,山中事若何。雪开喧鸟至,澌散跃鱼多。幽翠生松栝,轻烟起薜萝。柴扉常昼掩,惟有野人过。——唐代·李德裕《忆平泉杂咏
忆初暖》

苦节劳形守法威,幸逢知识决玄微。慧灯初照昏衢朗,唯报自亲二不归。——唐代·自在《三个不归颂
其二》

道旁松尚小,翠色一何新。应有干霄日,浓阴荫路人。——唐代·百保《小松》

忆平泉杂咏 忆初暖

唐代:李德裕

李德裕,字文饶,唐代赵郡赞皇人,与其父李吉甫均为晚唐名相。唐文宗时,受李宗闵、牛僧儒等牛党势力倾轧,由翰林学士出为浙西观察使。太和七年,入相,复遭奸臣郑注、李训等人排斥,左迁。唐武宗即位后,李德裕再度入相,执政期间外平回鹘、内定昭义、裁汰冗官、协助武宗灭佛,功绩显赫。会昌四年八月,进封太尉、赵国公。唐武宗与李德裕之间的君臣相知成为晚唐之绝唱。后唐宣宗即位,李德裕由于位高权重,五贬为崖州司户。李德裕两度为相,太和年间为相1年8个月,会昌年间为相5年7个月,两次为相7年3个月。

李德裕

堂堂圣祖兴,赫赫昌基泰。戎车盟津偃,玉帛涂山会。舜日启祥晖,尧云卷征旆。风猷被有截,声教覃无外。——唐代·佚名《中宗祀昊天乐章。凯安》

中宗祀昊天乐章。凯安

醴齐泛尊彝,轩县动干戚。入室僾如在,升阶虔所历。奋疾合威容,定利舒皦绎。方崇庙貌礼,永被君恩锡。——唐代·崔邠《郊庙歌辞。享文敬太子庙乐章。亚献终献》

郊庙歌辞。享文敬太子庙乐章。亚献终献

杂虏忽猖狂,无何敢乱常。羽书朝继入,烽火夜相望。将出凶门勇,兵因死地强。蒙轮皆突骑,按剑尽鹰扬。鼓角雄山野,龙蛇入战场。流膏润沙漠,溅血染锋铓。雾扫清玄塞,云开静朔方。武功今已立,文德愧前王。——唐代·李隆基《平胡》

平胡

唐代:李隆基

杂虏忽猖狂,无何敢乱常。羽书朝继入,烽火夜相望。将出凶门勇,兵因死地强。蒙轮皆突骑,按剑尽鹰扬。鼓角雄山野,龙蛇入战场。流膏润沙漠,溅血染锋铓。雾扫清玄塞,云开静朔方。武功今已立,文德愧前王。1

三个不归颂 其二

唐代:自在

唐僧。湖州吴兴人,俗姓李。早岁投径山出家。受戒后,乃往诸方参学,终嗣马祖道一。好隐栖山谷,常住伏牛山,世称伏牛和尚。曾至龙门、王屋、嵩山寻访古迹,与丹霞天然为莫逆交。作《三伤歌》,劝诫世人,宣扬禅旨,盛传当世。后卒于随州开元寺。

自在

佳节上元巳,芳时属暮春。流觞想兰亭,捧剑得金人。风轻水初绿,日晴花更新。天文信昭回,皇道颇敷陈。恭己每从俭,清心常保真。戒兹游衍乐,书以示群臣。——唐代·李适《三日书怀因示百僚》

三日书怀因示百僚

晨仪式荐,明祀惟光。神物爰止,灵晖载扬。玄端肃事,紫幄兴祥。福履攸假,于昭允王。——唐代·佚名《郊庙歌辞。朝日乐章。雍和》

郊庙歌辞。朝日乐章。雍和

杂虏忽猖狂,无何敢乱常。羽书朝继入,烽火夜相望。将出凶门勇,兵因死地强。蒙轮皆突骑,按剑尽鹰扬。鼓角雄山野,龙蛇入战场。流膏润沙漠,溅血染锋铓。雾扫清玄塞,云开静朔方。武功今已立,文德愧前王。——唐代·李隆基《平胡》

平胡

唐代:李隆基

杂虏忽猖狂,无何敢乱常。羽书朝继入,烽火夜相望。将出凶门勇,兵因死地强。蒙轮皆突骑,按剑尽鹰扬。鼓角雄山野,龙蛇入战场。流膏润沙漠,溅血染锋铓。雾扫清玄塞,云开静朔方。武功今已立,文德愧前王。1

小松

唐代:百保

百保,萨古达氏,字友兰,满洲旗人。瓜尔佳延祚室,金衢严道、谥壮介麟趾母。有《冷红轩诗集》。

百保

杂虏忽猖狂,无何敢乱常。羽书朝继入,烽火夜相望。将出凶门勇,兵因死地强。蒙轮皆突骑,按剑尽鹰扬。鼓角雄山野,龙蛇入战场。流膏润沙漠,溅血染锋铓。雾扫清玄塞,云开静朔方。武功今已立,文德愧前王。——唐代·李隆基《平胡》

平胡

昭昭竹殿开,奕奕兰宫启。懿范隆丹掖,殊荣辟朱邸。六佾荐徽容,三簋陈芳醴。万石覃贻厥,分珪崇祖祢。——唐代·佚名《郊庙歌辞。褒德庙乐章。武舞作》

郊庙歌辞。褒德庙乐章。武舞作

凭轩俯兰阁,眺瞩散灵襟。绮峰含翠雾,照日蕊红林。镂丹霞锦岫,残素雪斑岑。拂浪堤垂柳,娇花鸟续吟。连甍岂一拱,众干如千寻。明非独材力,终藉栋梁深。弥怀矜乐志,更惧戒盈心。愧制劳居逸,方规十产金。——唐代·李世民《初春登楼即目观作述怀》

初春登楼即目观作述怀

唐代:李世民

凭轩俯兰阁,眺瞩散灵襟。绮峰含翠雾,照日蕊红林。镂丹霞锦岫,残素雪斑岑。拂浪堤垂柳,娇花鸟续吟。连甍岂一拱,众干如千寻。明非独材力,终藉栋梁深。弥怀矜乐志,更惧戒盈心。愧制劳居逸,方规十产金。1

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